07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9

category :番薯趣事录

番薯趣事录part 7

2004年底,我还是大一新鲜人(想当年~),糊里糊涂(okok,不是糊里糊涂,是做了明确的决定~)进了辩论组,然后又傻傻的(okok,我说错了,是非常聪明的~)参与了“中马区辩论赛”的假期筹备。

那时候,我才发现,原来我很拿手找资料和整理资料。每每找到有用的新资料和例子,我都很兴奋。

常常是google一个关键词,然后就一页一页去看,为了不会有漏网之鱼,都是以看到google的第二十页为准(是是是,我知道我很变态~可是谁知道,有用的资料可能就在下一页呢~)。

常常看了新资料,就会出现新的关键词,然后就又开新的分页,继续搜寻新资料,就这样一环接一环。每当找到了有用的资料,就必须有更深入的了解。这时候,通常已经是三更半夜。要在这种“差一点”就可以找齐资料的时候去睡觉,对我来说,叫前功尽弃。所以,我都跟自己说,多找半小时就去睡。

结果,等我找齐,又整理好,再打印出来的时候,通常已经是早上六、七点。

然后,小睡一下,再吃个早餐,就要准备出发去会所了。T_T

不过,好在下午的时候,我还可以补眠。

后来,没有多久,晚上不睡觉的事,还是被金薇给发现了。

金薇就警告我说,晚上两点前不睡,会亲自帮我关~电~脑~

那一晚,快到两点的时候,金薇在临睡前说:“快去睡觉!”

我回答说:“快好了,多一下子就睡了。”

结果……等我累到不行,要去睡的时候,看一下时间,才发现已经快早上77777点了!!!

根据我的经验,金薇一般在7点起床,所以我连忙关电脑,然后冲去房间!

为了害怕吵醒和我睡在同一个房间的金薇和佩鑫,快到房间门口的时候,还特地放轻脚步,再轻轻的转开门把……

结果……里面竟然同时有人打开门……

我原本要避开的人,就这样和我面对面。

真是衰到死~

金薇:“嗯,你今天那么早起床啊?”

我:“……”

我一声也不敢吭,低头越过金薇,然后就往床上倒。

那时,金薇回头说:“不要告诉我,你现在才要睡觉哦?”

我假装睡着了,当作听不到。

哈哈哈,一个小时后,当我睡醒,准备去会所的时候,还是被阿薇和佩鑫碎碎念了很久。

所以说,答应的事,还是要做到比较好,不然,很快就会被抓到~

中学麻烦史Part 4

升上了中二,来找我们麻烦的女生渐渐少了,可能来找碴的女生都没什么好下场,所以耳根才清静了不少。

可是,世界上吃饱了撑着的人,从来不会少。

在学校是没人敢来惹事了,不过,这次轮到了其他中学的死八婆。

一天,我们像平常一样搭巴士上学,过了几站,在巴士停驶,然后又开始行驶的时候,我听到了一个女生说:“喂,我的大姐叫我跟你们说,如果不想惹事,就加入我们的XX党。”

本来在和朋友聊天的我,转头看着站在我们面前的外校女生,样子长得斯斯文文,白白净净,我没听错吧?

“你说什么?”

“我说古来XX党的大姐叫我跟你们说,如果不想惹事,就加入我们的XX党。”

@$%*&^,当时真想比她中指……

“我不想惹事,可是也不想加入私会党。”要知道,就算当时我们认识的阿飞叫我们抽烟,叫我们逃学,叫我们去夜店,加入私会党或者其他事,我都没有答应过,也不肯其他人做。跟这些阿飞做朋友,纯粹是因为喜欢他们讲义气、直来直往的个性。至于他们干了什么坏事,当时的我是认为只要我自己不干就问心无愧了。

“不进XX党,过后有什么事,不要说我没有警告你们。”

妈的,又一个来威胁我的。

还记得当时的我站起来,走到她面前,面对面的跟她说“喂,我们刚~刚~才决定成立新的党,要加入吗?不然,你被打,不要说我没给你机会。”

她应该没想到我会这样回应她,所以愣在了那里。

“不要整天没事找事,可以吗?麻烦你以后离我远一点,死八婆~”

总之,那个女生就这样滚回了她的位子。

过后,也没什么XX党的人来找我们麻烦,毕竟两件学校距离不算近,更何况来我们的“地盘”找碴,怎么看都是笨蛋才会做的事。

笨蛋一个就够了,多几个就可以灭党了。

中学麻烦史Part 3

后来,又有大我们一届的学姐来找碴。

而我想安安静静过日子的愿望,自然被这些无聊的死八婆给破坏了。

她们约我们在学校的某个角落“谈判”,当时根本不想去理这些吃饱没事干的人,可是又爱面子说不去的话,别人会说我们胆小怕事。结果,还是去了。

当时是星期五,因为是回教徒祈祷日,下午班两点半才上课,介于上午班下课和下午班上课那段空档,学校老师都不在,是为非作歹的最好时机。

还记得,我们在角落的亭子等他们,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没看到那挂女生的影子,反倒是越来越多男生在四周聚集。我们越来越疑惑,怎么来了些无关紧要的人。问了其中一个男生,原来是他们收到消息说,我们会在那里“讨论事情(用文明一点的说法~),所以来看热闹。

真是鸡~蛋~糕~

后来,围在周围的男生,竟有几十人,还包括马来人。原来啊,原来,男生跟女生一样爱八卦~

终于,那几个学姐来了,说我们其中一个得罪了她们,问题是她们说的我的朋友,平常就和和气气,是个和平主义者,说她惹是生非,机会也太小了吧~我问了我朋友,我朋友回说没说过那些话,也没做过那些事。

我就站出去回说:“她说她没有做过。”她们硬是说有,我问谁说的,叫她出来作证,她们又不肯说。

其中一个带头的学姐还叫我不要多管闲事。

妈的,在我眼皮底下欺负我朋友,还叫我不要多管闲事,这对当时“朋友第一”的我来说,打死都不干!

当时的气氛很僵,双方不断骂来骂去,周围的男生又在起哄,两批人搞到随时就要动手了。

就在当时,她们推了一把我们其中一人,哇唠,真是怒火中烧,就走过去狠狠的推了那个女生。我也有了打群架的打算,可是,说也奇怪,那群学姐反而没有了动静。

“不管你的事,走开!”其中一个学姐说。

“去死吧(陪了我十几年的口头禅啊~)!”

结果,非常戏剧性的,有人大喊:“老师来了!老师来了!”大家就一窝蜂散了。

后来,那群学姐也没再来找过我们,据我所知,是有人帮我们摆平了这件事,警告那些学姐不许再找我们麻烦。

过后,我认真的想过,为什么我们麻烦不断,我想是因为“树大招风”吧。明明比她们迟进学校(我们全是直升中一,大多数找我们麻烦的女生,都读过预备班),却可以认识了那区同年龄当中最大批、最坏的阿飞,还和他们称兄道弟,我们当中又有校花级人马,追她们的男生排长龙,所以,在学校却很出风头。可能她们认为给我们下马威,可以在学校出名或建立势力什么的吧~

当时的我啊,最期望的就是:不要再来惹我们了,please~

中学麻烦史Part 2

这次来找我们麻烦的是跟我们同年级的另一群女生,人数大概有十人左右。

他们在下课的时候来兴师问罪说为什么跟她们其中一人男朋友说话,勾引男人之类的。

真是的,做她男朋友连跟别的女生说话都不可以,当时心想她干脆买个狗链绑住她男朋友算了,一天24小时锁在身边最好。

当时,她们要求我们道歉,还要打我们一人一巴掌了事。

妈的,想白白打我一巴掌?做白日梦!跟你死过就有~

总之,她们越骂越过分,什么“发乔”啊,“贱女人”都来了,本来就火冲头脑的我,一把抓住最靠近我的衰鬼的衣领,喊道:“你们到底是想怎样?我们说我们没做过,不会听啊?!”

可能是我发神经的样子很恐怖,大家愣了一下。

“道歉没有,有种打我的就快点!”

就这样,不用多久,他们走了。

以为就这样结束吗?没有咯,原来她们跑去找她们的干哥来帮忙。

问题是她们的干哥,比起“辈份”来说,跟我们在外面认识的“阿飞”差了一级。结果,他们根本不敢动我们。

后来,根据“规矩”(我也不知道谁订的~),反倒是她们一个个站在我们面前,由我们一人给她们一巴掌。

你不犯我,我不犯你。但是,如果你犯到了我,我会教你写“后悔”两个字。

现在想起来,被我打的人还真是很衰,七分之一的机会,竟然选到了我。

真衰~

中学麻烦史Part 1

中学的时候,脾气火爆到不行,我一向“抱着你不犯我,我不犯你”的原则。可是,我和朋友一共7人就像麻烦磁铁一样,每隔不久就会有人来找我们麻烦。

理由总是千奇百怪。

有一次,有个170多公分的女生趁我们在等巴士的时候,突然冲过来一把抓着我其中一位娇小的朋友,并说到“你为什么骂我洗衣板!”

哇唠,在她抓着我朋友衣领的前一秒,我们根本没看过,也不认识这个女生,谁知道她是不是洗衣板~那时,我们其他6人反射神经也非常好,抓手的抓手,抓头发的抓头发,抓衣服的衣服,一边骂一把她扯开。碍于人多势众,她挣脱后也只是搁下狠话:“给我小心一点!”就走开了。

最好笑的是她身边其实还有个朋友,可是在整个过程中,就算那个找麻烦的女生被我们狠狠扯着头发,她都只是在一旁默不作声,一动不动。隔天下课期间,她那个朋友还来到我班,问我:“我可以跟你做个朋友吗?”

“去死吧,我不需要你这种朋友。”

又过了一天,那个“170多公分不知被谁骂洗衣板而怒火中烧”的女生又找来,当时还听说她已经准备叫她那个有黑社会背景的老爸来教训我们。不过,当年还真是热血少女,初生之犊不怕虎啊,也没在怕。

下课的时候,那个女生竟拦着我们的路。鸡蛋糕,先不说她拦着我的路,我已经很不爽了。而且,她还整整高我近一个头!我必须要仰头看她!不爽到极点~

现在也已经忘了她具体说了些什么,大概是些“叫你朋友道歉”、“不然我就不会放过你们”之类的话。

我从小就超讨厌被别人诬赖,更讨厌被人威胁。而且,我自小打架的战绩还不错,曾经把一个欺负我的男生打到趴在地上,也有过跟男生拿椅子干架的记录,平时跟我弟打架也打得不少(p/s:我弟的打架记录辉煌我一百倍不止~),所以,已经准备好打一场的我很火大的跟她说:“要打就来,不过,有本事就打死我,不然我一定会打死你的。”(回想起来,也不知道以前的自己为什么那么“江湖”~虽然,现在也是~)

总之,她让开了。妈的,欺善怕恶的家伙,真是浪费了170多公分的优势~我继续去食堂吃我的饭。

后来,只知道我们那群校外的阿飞朋友听到了这件事后,有私底下找过她的父亲谈过。内容谈些什么,我也不清楚。

过了几个星期,就传出她退学的消息。

对天发誓,我们几个真的没有做任何事逼她退学。她当时为什么退学,我到今天还是很好奇。

番薯趣事录part6

(一)

在小学的时候,因为运动细胞还不错,常被老师选去参加校内外的运动比赛。

老师也看我在各个项目都有不错的成绩,而异想天开地以为我是十项全能。

有一次,老师叫我去打羽球。可是,几次下来,我连球都不会开(到今天,我还是只会用双打的方式开球)。接球时还可以,可是却不会攻击。后来,老师就跟我说:“你还是专心去打篮球、手球比较好。”

(二)

我曾经遇过两位很变态的马来男老师,一位叫Rosli,一位叫Nazli。

变态的地方在于,他们很喜欢作弄学生,而且又凶到半死。

不幸的,他们是我校运动会蓝队的老师。

很不幸的,我是蓝队的运动员。p>.

更不幸的是,我在被选中参加一百米,两百米,四乘一百米,四乘两百米,跳高,篮球之后,还被他们选去参加跳远。T_T

跳远,本来就不是我的强项,还要被这两个变态老师选上,真是天要灭我~

简单来说,跳远就是在助跑后,踩上踏板,然后尽可能让自己飞得越高,跳得越远越好。可是,遇到了这两位老师,简单都变得不简单。

首先,他们搬来了两张凳子,那种放在食堂,让人屁股坐在上面的凳子。很可惜的是,他们不是要拿来坐,他们把两张凳子叠起,放在踏板后面。

我们一群不到十人的运动员,全部都开始冒冷汗。

“鸡蛋糕,怎么可能跳得过?!”

“死变态,又不见得你们两个示范~”

然后,“哔!哔!”,大手一挥,“Cepat!”他们指示我们轮流跳过那两张凳子。

跳不过,等吃沙吧!

结果,大家只顾着跳过那两张凳子,都不记得要跳远了。所以,又被Rosli和Nazli拿着藤条指手划脚,威胁我们跳不过、跳不远要请我们吃炒粿条。T_T

在排队送死的当儿,我问我的队友,如果我假装扭到脚,那两个变态会相信吗?

“他们会放三张凳子给你跳。”我队友如是说。

我只好乖乖送死。

“your turn,YAP!”

我苦着脸,跟自己说别想太多,死就死!然后先慢跑,再加速,冲刺……踩板,让身体跃起,双手划动,踩沙,动地。可是,“碰!”往后望去,一张凳子掉了下来……

我望向那两个变态……

“Boleh tahan,nanti buat baik-baik sikit.”

呼!幸好。

过后的训练,在得过且过的情况下进行。

而我班的男同学非常不幸的一次飞翔中,头先着地,整张脸直接插入沙池,结果吃了满口沙,更惨的是,还要被Rosli和Nazli当作笑话在那里捧腹大笑。

我呢,好在要参加其他项目的训练,所以参与跳远训练的时间并不长。嘿嘿嘿,可以逃离这两个变态的魔掌,真是再高兴不过啦!p^0^q

虽然,每隔一两天就要训练一次,不过只要跟这两个爱玩的老师打好关系,他们还是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。

那次运动会,我非常不给脸的,在各个奖项都拿到了奖牌,除了……跳远。

哈哈哈哈哈,好在他们没找我算账,不然真是死一次都不够。^0^

(三)

上了中学,除了篮球和手球,倒是没参加其他运动。但是,为了筹够课外活动的学分,必要时还是会去应酬应酬。
有一次,很不幸的又被老师给选上。

这次,换成是我从来没参加过的丢~铅~球~

没错,就是手掌般大小,重量很沉,拿去打架可以砸死人的铅球。

一开始,老师就跟我们讲解丢铅球的规则、丢的技巧和要注意的事项。

很不幸的,我很有慧根,第一次随便丢,也在紫队众多人当中名列前茅。就这样,我被选去参加校内运动会。本来还想在运动会当天在家睡懒觉的我,被逼一大清早去学校报到。

比赛当天,不知道是其他选手放水,还是我真的很有天分,结果……硬是给我拿了个第三名回家。

番薯趣事录part5

(一)

小时候,我妈只肯让我和弟弟在傍晚的时候,看两个小时的卡通片。可是,小孩子都爱看电视节目,只要有的看,饭也不想吃,凉也不想冲。我妈一关电视,我和弟弟就哭天抢地,大喊大叫。

有一天,我妈想到了一个办法。

我妈跟我们说:“电视只可以看两个小时,一超过的话,电视机就会爆炸!”

我一脸惊奇问:“真的吗?”

我妈:“真的。不信你摸摸看电视机。”我妈拉着我和弟弟的小手去摸了摸电视机。

弟弟:“呃,真的很烧!”

从此,我和弟弟就相信了“电视看太久会爆炸”这套说法,我们两个在看电视的时候,会时不时去摸摸电视,然后说“阿弟,好像快爆炸了!”,“姐,很烧了哦!”,过后就很紧张的关上电视。

长大后,我才发现,我和我弟真是很傻很天真……

(二)

鬼节到了。

住在kampung的村民一般都比较迷信,一到农历七月,一向放牛吃草的妈妈就要我们早早回家,也不准我们去河边或瀑布玩水。

为了让我们准时回家,我妈就跟我们说:“天一黑,鬼就会跑出来抓小孩,所以,你们要在天黑之前回家。”再加上大家对鬼绘声绘影的描述,说什么日军在学校杀人,山顶半夜有灯之类的鬼故事,吓得我们这群胆大包天的小孩一到鬼节就乖乖不敢乱来。

所以,一到七月,傍晚天色一黑,那时无论是在飞脚车,还是在打架,只要有小孩大喊:“鬼要出来了!”玩的得意忘形的我们就会紧紧张张的停下,看着慢慢暗下的天空,连忙赶在最后一丝阳光消逝之前跑回家。

长大后,我才发现,我和我的邻居都是一群很傻很天真的傻瓜……

番薯趣事录part4

下面的故事都跟名字有关。

(一)

话说有一天,在会所筹备比赛。当时,无聊的财兴随手拿起我的电话乱翻里面的内容。

“喂,番薯,你打错智荣的名字了。是“智”慧的智,不是“志”气啦~”

“哦。”反正名字只是代号,认得就好。

“还有,永珍的珍是珍珠的珍,不是真假的真。”=_=''

“你帮忙改咯~”

“振通的振,不是政治的政。”

“你真的很的空咯,死萝卜!”妈的,竟然不断地烦我。

后来,大家开始好奇,我到底写错了多少个名字,纷纷检查我的电话簿,查自己的名字(真是吃饱太得空~)。

结果,是思华,不是诗华,是锦胜,不是锦盛,是韶文,不是韶雯……

总之,多错少对。他们很认命的自己改了名字。而我被大家笑了一个下午。

(妈的,死财兴~还有,谁说中文系就一定要很厉害写对别人的名字~)

(二)

话说我中六的时候,认识了一位新朋友。以下是我们的对话:

“嗨,你好,我是秀芬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姓江。”

心想,我问你名字,你跟我说姓什么干嘛,不过,还是礼貌的再问了一次,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。

“姓江。”

妈的,你玩野meh~

“哈哈,我是问你叫什么名字~”我开始怀疑他听不懂华语了。

“我讲了啊,姓江。”他也一脸不解的回答我。

“呃,我知道你姓江,可是我是问你叫什~么~名~字~”到底是他来自外星,还是我是外星人?

我一说完,他就不断哈哈哈大笑了,是笑到眼泪都流出来的那种笑,看得我直冒冷汗。

他是疯了吗?

他一边笑一边说,“哈哈哈,我不姓江,我姓双木林,名字是相信的信,江水的江,全名,林~信~江~”。

鸡蛋糕~

(三)

这一次,事情发生在辩论组。

当时刚加入辩论组资料部,晚上在图书馆后面忘了是什么学院的一个地方开会。

那天除了金微和佩音外,还来了一位学姐。以下是我跟她的对话:

“你好,我是小妹,是金微上一届的资料部主管。”

“你好,我是秀芬。”我一向都记不好别人的名字,所以就跟学姐交换电话号码,把名字记去电话簿。

“呃,你的名字是?”我问。

“小妹。”

“我是说真名。”我心想小妹是小名,我要的是真名哩~

“我的真名就叫钟小妹。”她一脸认真的回答我。

“不要骗我啦!”我笑笑的回她,心想这位学姐真爱作弄人。

“我没有骗你,我真的叫钟小妹,你要看我的身份证吗?”

楞了一下。=_=

从此以后,每次一遇到新朋友,我都会把他们的名字问得清清楚楚。

长久时钟

碎碎念

悬赏单

番薯

Author:番薯
我是...一个27岁的双子座女生,在人间悠悠荡荡,恍恍惚惚。

超级喜欢《海賊王》,非常喜欢《灌篮高手》。

很爱笑,笑声也很恐怖。喜欢文字、音乐、电影和体育。

警告:个性火爆,千万别挑战我的底线,就算死我也会先让你死到很难看。

Latest comments

最新航海日志

生日快乐!

新时代海贼

番薯号

伟大航道日志

搜寻瞭望台

伙伴申请

RSS连结

FC2计数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