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7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9

date : 201008

番薯趣事录part6

(一)

在小学的时候,因为运动细胞还不错,常被老师选去参加校内外的运动比赛。

老师也看我在各个项目都有不错的成绩,而异想天开地以为我是十项全能。

有一次,老师叫我去打羽球。可是,几次下来,我连球都不会开(到今天,我还是只会用双打的方式开球)。接球时还可以,可是却不会攻击。后来,老师就跟我说:“你还是专心去打篮球、手球比较好。”

(二)

我曾经遇过两位很变态的马来男老师,一位叫Rosli,一位叫Nazli。

变态的地方在于,他们很喜欢作弄学生,而且又凶到半死。

不幸的,他们是我校运动会蓝队的老师。

很不幸的,我是蓝队的运动员。p>.

更不幸的是,我在被选中参加一百米,两百米,四乘一百米,四乘两百米,跳高,篮球之后,还被他们选去参加跳远。T_T

跳远,本来就不是我的强项,还要被这两个变态老师选上,真是天要灭我~

简单来说,跳远就是在助跑后,踩上踏板,然后尽可能让自己飞得越高,跳得越远越好。可是,遇到了这两位老师,简单都变得不简单。

首先,他们搬来了两张凳子,那种放在食堂,让人屁股坐在上面的凳子。很可惜的是,他们不是要拿来坐,他们把两张凳子叠起,放在踏板后面。

我们一群不到十人的运动员,全部都开始冒冷汗。

“鸡蛋糕,怎么可能跳得过?!”

“死变态,又不见得你们两个示范~”

然后,“哔!哔!”,大手一挥,“Cepat!”他们指示我们轮流跳过那两张凳子。

跳不过,等吃沙吧!

结果,大家只顾着跳过那两张凳子,都不记得要跳远了。所以,又被Rosli和Nazli拿着藤条指手划脚,威胁我们跳不过、跳不远要请我们吃炒粿条。T_T

在排队送死的当儿,我问我的队友,如果我假装扭到脚,那两个变态会相信吗?

“他们会放三张凳子给你跳。”我队友如是说。

我只好乖乖送死。

“your turn,YAP!”

我苦着脸,跟自己说别想太多,死就死!然后先慢跑,再加速,冲刺……踩板,让身体跃起,双手划动,踩沙,动地。可是,“碰!”往后望去,一张凳子掉了下来……

我望向那两个变态……

“Boleh tahan,nanti buat baik-baik sikit.”

呼!幸好。

过后的训练,在得过且过的情况下进行。

而我班的男同学非常不幸的一次飞翔中,头先着地,整张脸直接插入沙池,结果吃了满口沙,更惨的是,还要被Rosli和Nazli当作笑话在那里捧腹大笑。

我呢,好在要参加其他项目的训练,所以参与跳远训练的时间并不长。嘿嘿嘿,可以逃离这两个变态的魔掌,真是再高兴不过啦!p^0^q

虽然,每隔一两天就要训练一次,不过只要跟这两个爱玩的老师打好关系,他们还是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。

那次运动会,我非常不给脸的,在各个奖项都拿到了奖牌,除了……跳远。

哈哈哈哈哈,好在他们没找我算账,不然真是死一次都不够。^0^

(三)

上了中学,除了篮球和手球,倒是没参加其他运动。但是,为了筹够课外活动的学分,必要时还是会去应酬应酬。
有一次,很不幸的又被老师给选上。

这次,换成是我从来没参加过的丢~铅~球~

没错,就是手掌般大小,重量很沉,拿去打架可以砸死人的铅球。

一开始,老师就跟我们讲解丢铅球的规则、丢的技巧和要注意的事项。

很不幸的,我很有慧根,第一次随便丢,也在紫队众多人当中名列前茅。就这样,我被选去参加校内运动会。本来还想在运动会当天在家睡懒觉的我,被逼一大清早去学校报到。

比赛当天,不知道是其他选手放水,还是我真的很有天分,结果……硬是给我拿了个第三名回家。

番薯趣事录part5

(一)

小时候,我妈只肯让我和弟弟在傍晚的时候,看两个小时的卡通片。可是,小孩子都爱看电视节目,只要有的看,饭也不想吃,凉也不想冲。我妈一关电视,我和弟弟就哭天抢地,大喊大叫。

有一天,我妈想到了一个办法。

我妈跟我们说:“电视只可以看两个小时,一超过的话,电视机就会爆炸!”

我一脸惊奇问:“真的吗?”

我妈:“真的。不信你摸摸看电视机。”我妈拉着我和弟弟的小手去摸了摸电视机。

弟弟:“呃,真的很烧!”

从此,我和弟弟就相信了“电视看太久会爆炸”这套说法,我们两个在看电视的时候,会时不时去摸摸电视,然后说“阿弟,好像快爆炸了!”,“姐,很烧了哦!”,过后就很紧张的关上电视。

长大后,我才发现,我和我弟真是很傻很天真……

(二)

鬼节到了。

住在kampung的村民一般都比较迷信,一到农历七月,一向放牛吃草的妈妈就要我们早早回家,也不准我们去河边或瀑布玩水。

为了让我们准时回家,我妈就跟我们说:“天一黑,鬼就会跑出来抓小孩,所以,你们要在天黑之前回家。”再加上大家对鬼绘声绘影的描述,说什么日军在学校杀人,山顶半夜有灯之类的鬼故事,吓得我们这群胆大包天的小孩一到鬼节就乖乖不敢乱来。

所以,一到七月,傍晚天色一黑,那时无论是在飞脚车,还是在打架,只要有小孩大喊:“鬼要出来了!”玩的得意忘形的我们就会紧紧张张的停下,看着慢慢暗下的天空,连忙赶在最后一丝阳光消逝之前跑回家。

长大后,我才发现,我和我的邻居都是一群很傻很天真的傻瓜……

番薯趣事录part4

下面的故事都跟名字有关。

(一)

话说有一天,在会所筹备比赛。当时,无聊的财兴随手拿起我的电话乱翻里面的内容。

“喂,番薯,你打错智荣的名字了。是“智”慧的智,不是“志”气啦~”

“哦。”反正名字只是代号,认得就好。

“还有,永珍的珍是珍珠的珍,不是真假的真。”=_=''

“你帮忙改咯~”

“振通的振,不是政治的政。”

“你真的很的空咯,死萝卜!”妈的,竟然不断地烦我。

后来,大家开始好奇,我到底写错了多少个名字,纷纷检查我的电话簿,查自己的名字(真是吃饱太得空~)。

结果,是思华,不是诗华,是锦胜,不是锦盛,是韶文,不是韶雯……

总之,多错少对。他们很认命的自己改了名字。而我被大家笑了一个下午。

(妈的,死财兴~还有,谁说中文系就一定要很厉害写对别人的名字~)

(二)

话说我中六的时候,认识了一位新朋友。以下是我们的对话:

“嗨,你好,我是秀芬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姓江。”

心想,我问你名字,你跟我说姓什么干嘛,不过,还是礼貌的再问了一次,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。

“姓江。”

妈的,你玩野meh~

“哈哈,我是问你叫什么名字~”我开始怀疑他听不懂华语了。

“我讲了啊,姓江。”他也一脸不解的回答我。

“呃,我知道你姓江,可是我是问你叫什~么~名~字~”到底是他来自外星,还是我是外星人?

我一说完,他就不断哈哈哈大笑了,是笑到眼泪都流出来的那种笑,看得我直冒冷汗。

他是疯了吗?

他一边笑一边说,“哈哈哈,我不姓江,我姓双木林,名字是相信的信,江水的江,全名,林~信~江~”。

鸡蛋糕~

(三)

这一次,事情发生在辩论组。

当时刚加入辩论组资料部,晚上在图书馆后面忘了是什么学院的一个地方开会。

那天除了金微和佩音外,还来了一位学姐。以下是我跟她的对话:

“你好,我是小妹,是金微上一届的资料部主管。”

“你好,我是秀芬。”我一向都记不好别人的名字,所以就跟学姐交换电话号码,把名字记去电话簿。

“呃,你的名字是?”我问。

“小妹。”

“我是说真名。”我心想小妹是小名,我要的是真名哩~

“我的真名就叫钟小妹。”她一脸认真的回答我。

“不要骗我啦!”我笑笑的回她,心想这位学姐真爱作弄人。

“我没有骗你,我真的叫钟小妹,你要看我的身份证吗?”

楞了一下。=_=

从此以后,每次一遇到新朋友,我都会把他们的名字问得清清楚楚。

番薯趣事录part3

一天,住在不远的金微来我们家讨论东西,而我在睡午觉。

我非常的浅眠,常常一点声响都可以把我吵醒。

而如果我入睡后,却被人吵醒,我管你是天皇老子还是谁,我照鸟。

所以,身边的朋友在我睡觉的时候,会很自动的调低声量,轻声细语。

这天也是。

和周公辩论ing。

“煮水壶放在哪里?”虽然模模糊糊,可是还是听得出是金微在压低声音问其他人。

天啊,我不是在睡觉meh,为什么还听得到?!

“后面。”有人答。

“找不到哦~”小声说。

我非常不愿意起来,但是基于他们努力的不吵我,而我又知道放在什么地方,我奋力的爬起,打开了门,指着橱底,说“在那里。”然后关起门,继续睡觉。

傍晚,我醒来了。

再次打开房门,他们马上问我“你知道你刚才做了什么吗?”

“知道。”

“你不是在睡觉meh?”

“是,可是我听到阿薇的声音。”

“……”

就这样,我正式晋升现代千里耳排行榜。

B.o.B - Nothin' On You ft. Bruno Mars

最近很喜欢的一首歌。

哈哈哈哈,已经重复听了一个星期。什么时候才会腻呢?^0^

B.o.B - Nothin' On You ft. Bruno Mars

番薯趣事录part2

大学期间,我,美锦和姝桦一起在old flat租了间房子,同届的很喜欢到我们家开会、讨论、溜达,所以大家称我们家为“辩论之家”。

我们都喜欢围在美锦捡回来的那大大的四方矮桌开会。

我常常会在时间到的时候在客厅等大家,等开门。

“翠婷来了!”我说。

“你怎样知道?”美锦问。

“我听到她的motor声。”我坐过她的motor,而且在一起久了也听惯了。

“呃~真的假的?”

数分钟后……

“秀芬,美锦,开门!”是拿着头盔的韶文,还有随后的翠婷。

Bingo!!!

然后。

“文帅来了~”

“你又懂?”这次换成韶文问我。

“跟你赌一百块。”

“ceh,才不要!”

其实,在那么多人当中,文帅的motor最容易认,因为声音很大,是那种阿飞仔骑的motor(^0^)。

数分钟后……

“嗨!”

Bingo!!!

再来。

“振通车的声音。”

“不会那么神瓜?”

现在的车,要嘛引擎超大声,要嘛没什么声,而振通的战车介于中间,哑哑的,有时候还会发抖,所以对我来说,也很好认。

“哈咯!”

Bingo!!!

最后是……

“郑财兴!”

再次。

Bingo!!!

他实在是太常来找我们了,以致于我非常认得他的motor声。

所以,子伦说如果我身在古代,肯定是一位高人。

一位有千里耳的高人。

哦,我好像忘了说,我们当时住在4楼。

长久时钟

碎碎念

悬赏单

番薯

Author:番薯
我是...一个27岁的双子座女生,在人间悠悠荡荡,恍恍惚惚。

超级喜欢《海賊王》,非常喜欢《灌篮高手》。

很爱笑,笑声也很恐怖。喜欢文字、音乐、电影和体育。

警告:个性火爆,千万别挑战我的底线,就算死我也会先让你死到很难看。

Latest comments

最新航海日志

生日快乐!

新时代海贼

番薯号

伟大航道日志

搜寻瞭望台

伙伴申请

RSS连结

FC2计数器